上海华东总部

北京华北总部

广州分部

深圳分部

南京分部

杭州分部

 

 

新译通翻译公司提供专业江西翻译服务

江西的文化

凤凰城中屯丁戍卒人数逾万,加之随军家属从外地不断移入,对日用消费商品需求旺盛;四乡的苗民除耕地种田之外,只知道当兵吃粮,从不知满山的桐油、茶叶、木材、竹、棕、药材,以及地下矿藏的珍贵,使这个地方蕴藏了巨大商业资源。可是凤凰人对此视而不见,他们的眼睛永远只盯着城里那些朱墙青瓦的深门大院,盯着祠堂的门楣上“太子少保”“钦差大臣”“贵州巡抚”“提督军门”的金匾。凤凰人尚武崇文,就是不懂得经商也不屑于经商。无论是世家子弟还是贫家后生,一代代被军功与仕途鼓舞着,怀着一颗颗建功立业的心,到外边的世界去寻求精彩的人生。

就在凤凰男子背着小小的布包袱走下码头的时候,与另一些背着小小的包袱走上码头的外地人擦肩而过。这些人风尘仆仆粗衣布履,上得岸来逢人就送上讨好的微笑,把小包袱里的针头线脑烟袋木梳一类的小东小西掏出来,换得仅够糊口的粮食仅能栖身的屋脚。在大志于胸的凤凰男人眼里,这些家伙不过是为蝇头小利忙碌不休的可怜虫,不光哈哈一笑接纳他们,还以某种慷慨豪爽的姿态帮衬着他们的小生意。讨价还价是凤凰男人不太情愿做的事,买卖之下,赚个大方痛快的名声比抠回几文不中用的小钱要吸引人得多。向他人施舍同情的感觉真是太诱人了,何况对方是千里迢迢从江西福建投奔到自己的地盘上来的呢?凤凰人听任他们在东城门对岸那块叫作沙湾的荒凉地方落了脚,拖亲带友成群结伙在那儿搭棚子盖茅屋,过起生儿育女的小日子来,这儿的一切似乎跟凤凰本地人并无多少瓜葛。对生活中这个不能说不重大的变化,粗心大意的凤凰原住民毫不经意。

这个地方的民风太有利于外来的移民生存了,后来居上的江西人尤其懂得其中奥妙。你不是陶醉于居高临下施舍的感觉吗?我就恭恭敬敬接受给你施舍的机会。你不是处处要显示大刀阔斧的英雄气概吗?我就用精打细算的小家子气质来陪衬你的高大。江西人有他们自己的经科商律,锱铢必较同时童叟无欺,细心周到同时步步为营,就像一些挠痒痒的专家,把你的痒处挠得舒舒服服,然后舒舒服服留下银子走人。等到江西人像细雨润物那样,不声不响渗入到凤凰社会的每一个脚落里,让凤凰人觉得离了他们,自己的生活将过得不成样子的时候,沙湾一带早就旧貌换了新颜,成了江西人的天下了。《凤凰厅志》厅城图上便有一处“江西街”,可见当时江西人在凤凰已成气候。

水门口是凤凰最早的商业码头,相传已有三百年历史,从清光绪十年(公元1885年)起,渐渐成为进出此城的货物集散地。外地商贾们从常德上了绸布花纱、金银首饰、淮盐浙醋、面粉白糖、煤油药品等日用消费品,租了船上水运到这里,又将就地收购的桐油牛皮、朱砂水银、烟草苎麻、硝碱生漆,还有鸦片烟土等土特产品下水运出去。这些俗称“上水货”“下水货”的船只几进几出之后,凤凰人口袋里银子流入了外乡人的钱匣子,原来的小商小贩壮大成长途贩运和坐店销售双料的商号。“来时一把伞,走时大老板”,还有更多的人家干脆留在凤凰不走了,不光留下自己还留下了子孙。凤凰人目瞪口呆地眼看着外来的客商们奇迹般的爆发,梦如初醒。

从水门口码头往下游不远处,是万寿宫、遐昌阁、万名塔一组建筑群,也是沱江上最具起伏错落之美的造型。其中万寿宫在凤凰县的历史上曾有过重要的地位,它的兴衰也跟城中江西移民的活动息息相关。万寿宫作为江西同乡会会址,其精致讲究至今还可让人窥见当年富有显赫的气象。正殿左厢有尚公殿、晏公殿、财神殿、帐房、厨房,右厢是天符、雷祖、轩辕、观音等神殿。正殿对面的品字形大戏台,由二十根立在石鼓上巨大圆木支撑,屋面三层三檐,两边钟楼鼓楼,绘有各种彩色花卉人物,堪称传统建筑工艺之精萃。咸丰四年(公元1854年)秋,又在正殿南侧修建遐昌阁,加之1929年时任湖南第一警备军司令的陈渠珍,责成商会会长动用会馆基金兴建的临江阳楼,万寿宫建筑群总面积达到四千多平方米,兴盛一时。这里每年都举办“盂兰会”、“厘金会”等活动,大办筵席。席位多少以缴纳厘金税金多少为准,少则数十桌,多则百余席,凡属江西同乡,均可无偿享用流水席。逢遇灾年,江西同乡会还施粥赈灾,救济凤凰城里的灾民,故有“天王庙的匾,万寿宫的碗”之说。

这真是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乾坤颠倒啦。江西人从此成了外乡爆发户的统称。

沙湾一带就别去说它了,要命的是江西人还把一只脚跨到凤凰城里边来了。在城内以道台衙门所在地道门口为中心向四方放射的街道,往东的东正街、往西的县正街、往南的南门坨、往北的登瀛街,还有东门内的十字街,开满了种类繁多的店铺,光那些花花绿绿的招牌就够人们研究一阵子。细分起来,什么类别用什么字底命名,有各有规矩,共分为泰字底、昌字底、和字底、祥字底、丰字底、兴字底、顺字底、茂字底、盛字底、隆字底、春字底、元字底、福字底、生字底、云字底、堂字底、亨字底、庆字底、华字底、记字底二十多类,有人用二十个吉祥字眼归纳了近百年来凤凰城商号的招牌,不外乎“泰云昌茂盛,兴隆厚远祥,仁丰亨顺记,春和庆华堂”。花纱绸布商号用“祥”、“昌”、“泰”,如庆丰祥、杨源昌、裴元泰;南杂油盐店用“丰”、“厚”、“源”,如熊寿丰、包元厚、锦兴源;金银首饰店用“华”字底,如文聚华、杜茂华、孙庆华;京果糕点铺用“利”、“斋”,如同生利、长春斋;药铺均用“堂”如育德堂、长寿堂、天生堂;客栈伙铺多用“顺”,如龙恒顺、舒和顺、高兴顺;百货商店用“元”、“昌”“泰”,如熊培元、张士昌、郑云泰等等。也有仅用两个字命名的印刷书纸店如凤鸣、瑞文、大智,或酱园铺如同春、大丰、义诚。内行的人还可以从招牌看出各商店不同的经营方式,招牌上边没有姓氏的,多为合股经营,如永康祥、民豪、光华;有姓氏的,全是独资经营的,如裴三星,王福丰,熊正记,也有的用店主的姓和名各一字,再加上一个吉祥字底,如王仁丰商号的店主叫王名仁,裴祥泰布店的老板叫裴延祥。另有一家格外特别,一度为本城最大商号的孙森万柏记号,创史人名叫孙柏林,至于他的商号为何哪个系列都未入,招牌上边森万二字是什么含义,连他的后人也说不清。挂着各种质地招牌的商号,门面有的富丽有的古朴,有的小巧有的硕大,显各家财力也见掌柜的性情。小小的凤凰城一度被它们装点得旌摇幡飞,街市上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一派繁荣景象。

在北京的官场南京的战场上尚不甘示弱,赌起狠命都不惜的凤凰人,没想到把船翻在自己家门口的阴沟里,一来二去在横招牌竖匾额下边作起了磨针修伞织簟子打豆腐剃头打铁一类的小营生,捡的全是江西人发后家不屑一顾的剩余。随凤凰的军事要津地位下降,当兵吃粮的路子越走越窄,年轻人对军旅生涯渐渐厌倦,竟把浑身气力贡献到江西人的货船上去了。酉水沅水滩多浪险,正好给了这些无用武之地的英雄释放能量的机会。这些运货的船只都打造得船头窄小船舷低平,以致在水中小有磕碰也并无关系,人们称其为“峒河船”。峒河船上的水手,多为五短身材,动作非常灵敏,谙熟水性,行船时拉开嗓子唱上几天也不曾哑了,到了常德那样的大码头,把船靠了帮反倒安静甚至有些羞怯起来。不像从长江穿越洞庭湖而来的三桅大船上的水手们,个个高大强壮,一靠码头就成群结伙喝酒、打牌,还打架,应酬花销豪气冲天。相比之下,峒河船水手的动起来如脱兔歇下来如处子,既经得事又靠得牢,优点自然格外突出,外来商贾最爱雇请这种的水手。这可不由得让凤凰城的老辈子英雄气短。

比猴还精的江西人经商的本领的确了不得。就说裴三星布号吧,清同治年间(公元19世纪60年代),裴三星的老掌柜裴守禄随叔父从江西丰城来到凤凰,以挑货郎担卖杂货起家,到了民国初年,已成为垄断凤凰商界的四大家之一。“裴三星布号”虽以布号命名,实际上经营方式是购进“上水货”,运销“下水货”,并发放贷款,与汉口、常德、沅陵、铜仁、麻阳、辰溪等地的大商号均有业务往来,批发零售薄利多销,生意做得红火,周转资金一度达到三万五千银元。商号收购农副产品一般是买期货,即在青苗时期付订金认购“期桐油”、“期烟草”等,价格要比收获季节低一至二成。对缺乏资金的小商户,裴家也乐于贷款,由他们按百分之三到五的利息贷得款去,就近购进土产转运长沙或常德,出货还贷,裴家再用还款在外进货,运回凤凰销售。一本双利,赚头不小。

再说同属四大家的孙森万柏记号,老掌柜孙柏林也是江西丰城人,与裴家同乡。清光绪二十二年,孙柏林才随父母逃难迁来凤凰,一家人由其父编织草帽度日维生。民国七年(公元1918年),布店学徒出身的孙柏林,靠已故父亲留下的三十二串铜元为本钱,经摆摊赶场苦熬多年,终于在十字街口开设布店,正式挂牌为孙森万柏记号。孙氏笃信“非商不富为商不奸”的人生信条,兢兢业业孤僻自守,不交结达官显贵,不巴结豪强富绅,要求店员对所有顾客一视同仁不得厚此薄彼。店内常年备有热茶壶和水烟袋,顾客临门不论成交与否,一律笑脸相迎装烟敬茶,对资金周转不济的客商还赊帐批销。由于经营得法,孙森万日零售额曾达到四百银元以上,为全县商号之首。

江西人的钱多得花不完的时候,并非个个都像孙森万的老板那么守本份,有些人也想要弄点响动刺激一下轻视他们的老凤凰,把成千上万的银子拿去衙门里捐上个不大不小的官当一当。偏偏又有些家道中落的凤凰世家子弟,躺在祖辈的功劳簿上坐吃山空,最后不得不把祖先用性命换来的田地房产和字画古玩,拿到江西人门上去典当,被那些笑面虎们客客气气接过去,最终有去无还。更有些见利忘义的父母,眼热江西人的钱袋,不惜坏了祖宗的规矩把女儿嫁作商人妇,原住民与外来人的血缘一经混杂,江西人的坟也跟着堂而皇之进了凤凰人的坟山,且修葺得又大又豪华,整个喧宾夺了主。

尴尬万分的凤凰人面对这种始料未及的局面,再也无法心高气傲了。要说他们也不是没有跟江西人斗过法,只不过那些传说再提起来也只能长他人威风灭自己的志气。

相传当年江西人在沙湾修建万寿宫,把三座圆形拱门对准沱江上游滚滚而来的水流,成为诱吞凤凰人财富的象征物。凤凰人急了眼,在风水先生指点下,在回龙阁半山腰上修了一座准提庵,将两个大大的圆形窗户开在庵门口的正墙上,称号是一双用来监督江西人的法眼,日夜盯着万寿宫。今非昔比的江西人不再逆来顺受,他们也请来风水先生,在万寿宫附近修了座尖尖的白塔,起名“万名塔”,意在当作一根神针,刺向准提庵那双圆圆的大眼睛。凤凰人见了,又在准提庵后殿塑了一座本地人称之“骷髅子菩萨”的布袋和尚像,双手拉开一个大大的布袋,专等着装江西人的财喜。你来我往之间,时间已经伴着沱江的流水逝去,世上也已经换了几代凤凰人与江西人。

历史动迁战乱频繁,凤凰经济的标致性建筑万寿宫屡遭涂炭。1932年,为安装湘西农村银行高大笨重的印钞机,陈渠珍派人在观音殿挖地三尺,并将宫内各殿宇都作了改建,损坏了原始布局。1937年,地方当局成立“凤麻泸三县剿匪指挥部”,近千名官兵以万寿宫为驻地,历时一年有余,殿堂房舍再度损坏。1938年到1943年,国民党大抓壮丁,将各地抓来的青壮农民关押在此,使之变为准监狱。1943年,时任商会会长在万寿宫开办合记织布厂,1946年,这里又成了私立豫章小学校址。万寿宫自乾隆年间修建以来,数易其主历尽沧桑,已是百孔千疮,解放后虽被定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进得门去,仍叫人感到年久失修的破败。正殿显然已经成为居民住所,齐膝深的杂草上方晾着衣裳被褥以及家制干菜,院内著名的遐昌阁纵高耸如昔,也是瓦砾零落朱漆色改,残缺不全的铁马风铃再也发不出人们记忆中那清脆的撞击声。凤凰人重军轻商、耻于言钱的心态影响所及,使他们在理财方面大都低能。当地人外出奋斗出了数以百计的将军,还出了总理、部长、作家、画家,就是不曾出一个象样的企业家。

新译通专业翻译的质量控制

  质量是企业生存和发展的根本。因此,在长期的实践及摸索中,新译通翻译公司形成了完整的工作流程和管理模式,以此来保证准确高效的翻译服务。所有稿件都必须经过严格 翻译--初审--复审--排印--质检--汇总 的翻译流程,确保质量过关。   

    一、依靠庞大的翻译团队,新译通翻译可以胜任客户不同专业,不同语种、不同层次的翻译需求。

  二、规范化的工作流程,可以作到高效率,高质量的完成每一个项目。

  三、针对大批量的或时间要求紧急的项目,我们会及时组建若干翻译小组,分析各项要求。

  四、不间断的进行招聘,充足的人力资源不断汇集翻译界的精英和高手。

新译通翻译公司下设全国各地分公司
1、新译通上海翻译公司(华东总部)
2、新译通北京翻译公司(华北总部)
3、新译通广州翻译公司(分部)
3、新译通深圳翻译公司(分部)
4、新译通杭州翻译公司(分部)
5、新译通南京翻译公司(分部)

 
首页|服务范畴|翻译报价|成功案例|客户须知|付款方式|人才招聘|网上订单|联系我们|网站导航|友情连接|给我留言|ENGLISH
版权所有◎新译通翻译公司(上海-北京)总部--专业
翻译公司